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音乐 >

张碧晨:流量音乐时代的她,御风而行

2018-11-17 整理编辑:热点文娱网

导语:身处音乐行业大洗牌的年代,却没有浪费过一分自己的天赋。综艺、影视、爆款神曲、概念专辑,与CD音质的现场LIVE,全都涉猎且高分评价。如果把专辑和个唱作为个人中考与大 ​

导语: 身处音乐行业大洗牌的年代,却没有浪费过一分自己的天赋。综艺、影视、爆款神曲、概念专辑,与CD音质的现场LIVE,全都涉猎且高分评价。如果把专辑和个唱作为个人中考与大考,她的以上辅修与主修都是恰到好处的加分项。不管是上月底刚发的"极光"演唱会LIVE专辑,还是年底即将发行的个人次专,在这样心态平稳的"考生"面前,都注定成为一个个她音乐MVP生涯中的里程碑。
这十年来华语乐坛最成功的音乐选秀节目,非《中国好声音》莫属。而从这个舞台上走出来的最成功一员 ,则非张碧晨这位第三季冠军莫属。
从2014年夺冠开始,这位天津姑娘在国内出道已有四年。这四五年来,正是华语乐坛风卷潮涌,更新换代的一个流量音乐时代。

从2015年到2018年掀起的“版权大战”,令注重在线流量的互联网成为了流行音乐的主宰者。一众流量艺人主导了从影视、综艺到音乐的华语娱乐生态。一个歌手要想为人所熟知,百分之七十是倚靠综艺、选秀、影视音乐,百分之十五靠网红“神曲”,百分之十靠演出现场,可能不到百分之五是靠专辑作品的。这样的大环境下,张碧晨却成为了难得一见的,高产而又不流俗的新生代音乐人。

首先,她的声音有着独特的辨识度。在当今华语乐坛的女歌手里,飙高斗媚者司空见惯,像张碧晨这种不仅高音稳定,中低音同样浑厚自然,充满磁性的低喉位女声却是凤毛麟角。
其次,她不仅仅是一名实力唱将,而且唱商奇高。张碧晨现场演绎过的作品难度与跨度都可以非常之大,而她都能从容驾驭。这既是基于她声线的延展性与可塑性,同样也因为她的作品理解力。即便是一首流行芭乐,也能处理得不流于滥觞。
而况,在她身上,一人即云集了当今华语乐坛这十年来最具代表性的几大流行元素——融国际化视野与学院派背景于一身,读外国语大学的高校才女,赴韩进修女团练习生入圈;成名于内地选秀舞台,“好声音”“蒙面唱将”“歌手”都曾留有代表作;几乎包办近几年最火的影视剧歌曲,被誉为“OST女王”,一首《凉凉》霸屏各大音乐APP一整年——张碧晨这三个字是这几年的华语乐坛流行语里离不开的名字,但大家对她耳熟能详的同时,却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名字因为走红而烂俗,相反地,还有不少人觉得她的作品自有其调性,就如她的声音一般独具个性。
从她的专辑和个人演唱会上,就可以听得出她在音乐审美上有着自己独到的偏爱,也有着非常率直的坚持。

譬如对于专辑制作人,从2016年首专的荒井壮一郎,到今年待发新碟的郑楠,思路都非常一致:充分授权,全碟都交同一人统率;年轻新锐,都是当下最富才华的八零后音乐人;调性文艺,过往监制歌手都是主流中带点独立气质的。同样地,合作词曲作者从此前的冯翰铭、林一峰、刘胡轶、李剑青到今年的吴青峰,也不难看出张碧晨自己对于带有独立气质的个性音乐人之钟爱。
在她的演唱会上,这种个人色彩甚至比专辑更为浓烈。譬如两年前她的首个演唱会"自饰"舞台上,在骚灵和爵士上释放的可能性边界就远在她那些OST音乐之外。然而在今年六月的2018北京"极光"演唱会上,这一关键词已从“可能性”变为“主色调”,她开始像做专辑一样,把概念和色调也赋予到自己的这一场演唱会中。
翻唱曲目较前大为减少,而且方向也明确以最近这二十年来的港台歌手经典为主,对国外的翻唱集中以日本为主——在我看来,不管是中岛美嘉的《樱花纷飞时 (桜色舞うころ)》,源自冲绳民谣大师喜纳昌吉原作的《花心》,带有J POP气息的《Lydia》,和张碧晨自己的《听雪》《凉凉》等古装武侠剧OST大热歌曲,内在的东方美学旨趣恰是甚为一致的。从而也致令这“极光”的色调,乃至歌者本身的演绎,也带上了东方式的诗意幽远,沉敛内秀。

如果说两年前"自饰"呈现的是一幅野兽派油画,今年的"极光"就是一卷文人工笔画。某程度上,时隔两年的这两个不同主题的演唱会,和同期的专辑一样,都可视为张碧晨个人音乐生涯的阶段代表作。只有深入细致的聆听过TA们,才能真正读懂她的音乐审美与追求。
 在张碧晨的内心,可能从来都不曾把她那些当下大热的影视歌曲,苦情的、抒情的流行芭乐,当作她的追求目标,但她并不排斥这些大众流行元素。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数字音乐时代,善用《凉凉》这些裹挟流行度与传唱度的话题作品,与自己创作的像《胡桃夹子》这种带着浓烈音乐剧风格的个性作品,保持巧妙平衡,张碧晨打好了两手牌:一手紧跟主流大众,营造网红爆款;一手则精雕细琢品质,先从声音张力营造个性开始,再到音乐风格体现个性,然后是个人创作秀出个性。在新生代歌手中,难得有这样平衡感的,可能就唯有她和林宥嘉这两位同样钟爱明哥,同样与制作人郑楠相得益彰的唱将了。
和专辑制作人的选择一样,她对演唱会的音乐总监选择亦是无可挑剔。两年前的谭伊哲和今年的安栋,环顾他们的过往专辑制作与现场演出监督,都可称得上既有质又有范的业界良心。这次“极光”演唱会中的《开往早晨的午夜》里面,就能非常明显听到乐队与歌者之间充满张力的互动——这首节拍轻快的UpBeat作品既是对乐队默契与音响动态的考验,同样也是歌者舞台表现力的试金石,但这首歌最终成为了全场的其中一个高潮位,全因歌者举重若轻的驾驭力。

     这个流量为王的年代,可能我们已经很少听到一个歌手被冠以“行走的CD”这样的称誉了。可张碧晨却恰恰是这样一位对自己的现场唱功有严苛要求的人。在这次的个唱里可以听见她在这两年中的历练中有了不少提升,譬如她的低喉位演绎,在处理上明显轻松了许多,在长时间演唱后的高音闭合也较两年前稳定,不管是音域跨度极广的《凉凉》,还是强节奏的《染》大动态的《撕裂》,现场声音亦与CD音质无异。
然而只是现场还原CD音质,对张碧晨来说,仍不足够。一直以来,很多人都把唱功误解为单纯的演唱技术,却忘了真正的唱功是应该把技术与情感,个性与乐感,融为一体的。就如她每次个唱必定翻唱致敬的张学友与陈奕迅,才是她内心深处的从艺目标。
像她在现场演绎对比强烈的《撕裂》,ROCK味浓重的《望》时,突如其来的爆发力是任何录音室作品都无法与之比拟的。而现场最大的魅力,正是来自于那些即兴的灵感,传递的情感,那些略带着粗糙与温度的毛边,却带着不可知的,真实而感人的吸引力。可能也因为这样,记录这次“极光”演唱会的LIVE专辑,也都做成了一张开放的,真实记录演出中的缺憾美,真实重现她音色,情感与体温的,不事修饰的作品,不管是她对别人的翻录,还是对自己原创作品的演绎。

真实,才是这个时代最能打动人的力量——譬如新专辑中的她写给外公的《见与不见》,有她作为一个普通人最朴素和真挚的亲情。同样是她自己写的《隐隐作秀》和《胡桃夹子》,则有着她深爱的音乐剧元素与戏剧化冲突。那些她自己亲手写给自己唱的,才是她最本质的,最真实的一面。
同样地,这也是最能打动这个流量时代里那些普通大众的魅力所在。动听的歌从来无需过多粉饰,只需做回自己,徐徐渐进,御风而行,就像她的磁性声线一般,厚实而坚定。
 

大家都在看

相关内容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猜你喜欢

prev next
Copyright &copr; 2017 热点文娱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国家工信部备案:京ICP备17015146号 技术支持:今时网络